最强伪装者:身在建文,心属朱棣

最强伪装者:身在建文,心属朱棣

建文帝做了皇帝后,一改朱元璋霸道强硬的执政方式,努力打造宽和友好的政治风气,用建文帝自己的话说就是“齐民以礼”,可以说,你只要不当着皇帝的面说“我要造反”就没事,譬如说有个叫陈性善的礼部侍郎居然在朝堂上喋喋不休的责问皇帝,为何答应自己的事没有做到,而建文帝的反应竟然是:满脸通红,几乎快要哭了。这要换了是别的皇帝,陈性善怕是要被拖出去斩喽。建文削藩时,有些大臣的建议简直是胡说八道了,什么要好好供着养着那些王爷,云云,但建文帝一点不生气,依然让人家把话说完,而不治其罪。

在建文朝的臣子里,有一个被建文帝当做谏臣楷模的人,无论他说话多难听,多没原则性,多影响大局,建文帝都护着这位“楷模”,可能是被建文帝宠坏了,这人说话越来越乌鸦嘴,怼皇帝上瘾,老是跟建文帝过不去,朝堂上就想要爆料皇帝的私生活,竟然对朱棣靖难所打的“朝中有奸臣”的口号表示赞同,甚至在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初期,劝建文帝让位给朱棣,还恐吓建文帝:让位后建文帝至少可以落个藩王当当,不然就大祸临头,连老百姓都做不了。结果,还真让这个乌鸦嘴给说准了。

可惜的是,这位一直为自己打造“直言敢谏”人设的“直臣”,其实是建文朝的内贼,朱棣的燕军打到南京后,他便恢复了自己的小人嘴脸,拍起了朱棣的马屁,可谓是历史上最会伪装的“伪装者”。

在建文朝赚工资的这位官员,竟多次为朱棣说话,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朱棣的支持者,而建文帝却一直护着这个“吃里扒外”的家伙,这个人叫尹昌隆,是建文朝的监察御史。

有一次,建文帝偶感风寒,临朝的时候就迟到了,尹昌隆马上上疏进谏,批评起了建文帝,他说:“想当年你爷爷朱元璋听到鸡叫就起床,天还没亮就到办公室了,下午太阳快要下山时又要召集百官开会,正因为如此勤政,大明才会成绩斐然,国泰民安。陛下您继位了,应该多学学你爷爷,认真负责,多操心国家大事。而今你安于枕边之乐,都几点了,你还没到大殿上,大臣们都是半夜起床去恭候的。如果老这样下去的话,就会旷废职业,上下懈怠,一旦传出去了,尤其给那些四周的小国知道了,这不是丢我们大明朝的人吗?”

坦率地说,这个尹昌隆并不是什么好鸟,而是有一点小事就要上纲上线的政治“过敏症”患者。碰到这样的人不要说是同朝共事,就是在一起聊几句话,都会觉得闹心、膈应。可谁知,听到尹昌隆的这种刻薄又难听的谏言,建文帝不但没有在朝堂上对众大臣做出任何解释,更没有为难尹昌隆,相反大大地表扬了他,说他说得好,并命令“以昌隆所言切中朕过,礼部可遍行天下,使朕有过,人得而知之。”意思是,尹昌隆指出了我的过错,礼部将此事昭告天下,让世人都知道我犯错了,我也可以以此来警示自己。

事后,建文帝身边的太监就问了:陛下,你咋不跟尹昌隆解释呢,就说自己病了才迟到的。哪知建文帝说,像尹昌隆这样的人很难得,我要是解释了,旁人还以为我不喜欢听意见呢,这样下去,谁还会给我谏言啊。

还有一次,尹昌隆看到建文帝经常倚重几个亲信执政大臣去办事,他那根筋又拗不过来了,给建文帝上个奏折,说我们大明朝现在奸臣专权,阴盛阳衰(古时候在君臣关系上往往将君比作阳,臣比作阴)。大臣们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,当时朱棣已经在北方起兵造反了,打出的旗号就是说建文朝出了奸臣,他要“清君侧”。这个尹昌隆不是在为朱棣说话吗?再说所谓的奸臣本来就是个模糊的概念,带有一定程度的主观性,一旦某人被按上了“奸臣”罪名的话,那他就死定了。所以那些大臣很恼火,但他们都是正人君子,知道这个尹昌隆只是过过嘴瘾罢了。但老让他这样胡说八道,会影响到“建文新政”的推行,于是决定,将尹昌隆贬谪到外地。这事被建文帝知道了,说“求直言以直弃之,人将不食吾余”。意思是,我要求大臣们直言,如今尹昌隆直言了,却被贬谪,如此下去,就没直言的人了。于是下令,给尹昌隆官复原职。

通过上面两件事,你会觉得这位尹御史是个忠臣良臣,其实不然,有一件事直接暴露了他的小人嘴脸。

朱棣谋反时,建文朝的大臣对于如何处置朱棣这个蛇蝎皇叔有着很大争议,有人认为坚决征讨,有人主张议和了再说,这都算是一种合理化建议。就在这时,一向披着“直臣”外衣的尹昌隆却“标新立异”地向朝廷提出了自己的“高见”,他说:“今事势日去,而北来奏章有周公辅成王之语,不若罢兵息战,许其入朝。彼既欲伸大义于天下,毋使相违戾。设有蹉跌,便须举位让之,犹不失藩王也。若沈吟不断,祸至无日,进退失据,虽欲求为丹徒布衣,不可得矣。”

尹昌隆的想法是,让建文帝让位给朱棣,自己退位后去做个藩王,否则就连平头百姓也做不了。(丹徒布衣:借指平民)

这哪像是臣子为皇帝出点子,为国家解难,简直就是为造反者壮势来恐吓建文帝,当然建文帝没吃他这一套。不过,想不到的是,建文帝还是那么大度,没治尹昌隆的罪。而这一事件竟成了尹昌隆的救命稻草。

后来朱棣成功了,开始发布建文奸党名录,尹昌隆赫然在列。尹昌隆在面对燕军的屠刀时大呼冤枉,说:“臣曾上奏过,劝建文帝将皇位让给您。您要是不信,档案还在,可以去查一下。”朱棣还真查到了,读完尹昌隆的那篇奏章,朱棣激动的差点哭了,当即跟尹昌隆说:“火烧头,若早从此言,则南北生灵受祸未至若是之酷,朕亦无此劳苦也。”(注:火烧头,佛家用语,意思是自烧其头。)

让朱棣激动的是,建文朝几百号人中,还有这么一个端着建文帝饭碗却在暗中给自己打工的“直臣”,直到把建文帝忽悠够了,这个直臣才暴露了内心,原来他不止是有着一张毒嘴的“乌鸦”,而且还是一个吃里扒外的内贼和一条断了脊梁的哈巴狗。可怜建文帝,还一直想着虚心纳谏,却纳来个祸害,被这个“伪装者”给耍得团团转。



Article source : Business Original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