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条冷知识…颠覆你的世界观


这条冷知识…颠覆你的世界观

文/靳小凡

本文系作者授权“清南”发布



首先,问一个古怪的问题:
你怀疑过这个世界的存在吗?




我猜,99.9%的人都未曾怀疑过,要是在现实里跟人讨论这个,他多半会劝你:“老铁,洗洗睡吧……”然而,有那么一小撮人——哲学家,就是对这个问题执着不已。




而这条颠覆世界观的冷知识是:


 
1  笛卡尔的质疑

 


   




是的你没有看错,我们永远都无法证明外部世界是存在的!
有人说这特么还用证明吗?我每天吃饭睡觉工作,眼睛看到的、鼻子闻到的、耳朵听到的、嘴尝到的、手摸到的东西是如此「真实」,我所有的感官都感觉到这个外部世界的存在啊……




问题恰恰就在这里。
我们对外部世界的所有认识,都是意识加工的产物而已。比如,你如何认识一棵树的?

 


来自E·Bruce Goldstein《认知心理学》


再比如这盘红烧肉







它的色泽刺激你的视觉,它的香气刺激你的嗅觉,它的味道刺激你的味觉,这些刺激经过一系列的神经脉冲,到达大脑产生多种感觉,
感觉的组合最终形成了你对红烧肉的认识。


有人说,这不正证明了外部世界的存在吗?要是我面前没有一盘红烧猪蹄,它的视觉、嗅觉、味觉信息就传不到我的大脑了……



是吗?笛卡尔他老人家表示不服!





中学都学过坐标系吧?就是他发明的,很多人知道他是一位数学家,殊不知,笛卡尔还是一位伟大的
哲学家,黑格尔称他为“近代哲学之父”,他最著名的哲学主张,也就是我们开篇提到的那句话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们永远都无法证明外部世界是存在的。


笛卡尔用一个思想实验,给出了解释。为了方便理解,我简单改编了下,并未曲解原意。








 2
  一个思想实验


   


假设现在是2050年,你想去法国看埃菲尔铁塔,但钱不够……




没关系,现在有一家公司提供「虚拟假期」廉价服务,他们把你连到一台仪器上,
这台仪器把去埃菲尔铁塔的全部体验植入你的大脑,包括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听觉等一切感觉,如图


来自
Richard
DeWitt
《世界观》



你能够确定,自己是在看真正的埃菲尔铁塔,还是在享受埃菲尔铁塔的「虚拟假期」服务吗?
不能,因为两者都是大脑中一模一样的体验。


你现在的体验,看到的手机或电脑屏幕——是你主观认识到的真实,还是脑中的精神体验而已?你也无从得知。
换言之,你永远也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
他(笛卡尔)说,”此时我明明感觉自己坐在壁炉边,但是猛然一醒,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。这样一来,我就很难分清,到底我是真的坐在壁炉边,还是梦见自己坐在壁炉边。”


——《西方哲学史讲演录》




为了反驳这个观点,可能有人会狠掐一把大腿,哀嚎一声:“哎呦疼死我了,你看都这么疼了,我肯定不是在做梦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但,这又能说明什么呢?你的“疼”不过也是大脑的感觉,不论任何感觉,都会陷入那个思想实验的逻辑中……




看到这里,你也许会认为,这样一来,世界上就没有东西能被确认存在的了……难不成我们来到了一个假的世界?
这个问题,笛卡尔他老人家也很困惑,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怀疑其存在的?于是他日思夜想,终于想明白了!




他发现,只有一个东西是不能怀疑的,那就是「怀疑本身」。当我对「我在怀疑」这件事表示怀疑,说明我仍在怀疑。想通了这一点后,这位哲学家、物理学家兼数学家的伟人——笛卡尔,留下了那句几乎人人会背的名言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笛卡尔认为,唯一可以确认的,就是「我在思考」这个事实,因为当我想着「我思,故我在」这件事本身,就证明了我在思考。




他的最初目的,是想找出一个或多个他可以完全确认存在的信念,在此基础上建构知识的大厦,但最后发现,「我思,故我在」这个基础实在太小,以至于没法再往上建构其他知识……




康德等人也批判了笛卡尔的说法,不过,这是后话了。
本文重在展现先哲的思辨轨迹,向我们习以为常的世界,发起质问:


  • 我们是否活在梦中,整个世界都是一场梦?


  • 我们是否活在一行行代码中,整个世界不过是虚拟的假象?


遗憾的是,我们既不能证明这些说法是真的,也不能证明这些说法是假的。



当然,虽然不能证明是真是假,但不妨碍我们相信世界是真的。
饿得发慌的时候,要是有人想:“这馒头可能是虚幻的,所以我不吃了!”那么他一定会被认为是神经病。





说到这儿,可能有人觉得哲学家们也有点神经兮兮:“这世界的真假管我屁事啊,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,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!”





毫无意义?没这么简单。








 3
  
未来,并不遥远


   




你听说过
缸中之脑(Brain
in a vat)
吗?和笛卡尔的思想类似。




“一个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,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,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。脑的神经末梢被连接在一台计算机上,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输送信息,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…” 




当你在阅读这段文字的时候,你如何确定自己所读不是「缸中之脑」的幻象?显然,你无从得知。






肯定
有人会想,这只是科幻片里才会有的东西,人类要达到这个技术还早着呢。






然而就在上个月,埃隆·马斯克,这位曾经创办了特斯拉(新能源汽车)和Space
X(探索火星移民)的硅谷狂人,宣布成立一家
脑机接口公司——Neuralink。






Neural(神经)+ link(连接),他想让大脑和外部设备直接连接。




尽管如今的脑机接口技术仍在摸索阶段,但未来,并不遥远。




4
  
哲学有什么用?


   


外部世界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?类似的问题,有些中国古代哲学家也为此困惑不已,比如庄子。




“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,胡蝶之梦为周与?”

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
  
——《庄子·齐物论》








竟是庄周梦中变成了蝴蝶,还是蝴蝶梦中变成了庄周呢?
是梦是现实?亦真亦假,不得而知。




很多人认为哲学高深莫测,但哲学的关键恰恰是挑战最基础的信念,挑战那些我们乍一看理所当然的信念——存在、真理、自由、道德、正义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所谓“哲学是无用之学”指的是,没有任何功利的用处,不能直接帮你升官发财。




哲学带给我们的,是思辨的乐趣,精神的快乐,
要是有人问这种精神上的快乐有什么用?倒是可以反问他:听音乐会有什么用?看电影有什么用?欣赏绘画艺术、欣赏摄影艺术有什么用?我想答案不言自明了吧。




哲学是最抽象最本质的知识,即元知识。





哲学也不能直接改造世界,哲学改造的,是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。






来源邀稿:小凡聊书(wenlandushu)



作者简介:靳小凡,只聊最好的书,只写最好的文。









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iuQaUaioFlScwX0h3gWDbQ



Article source : Business Original Page